澳门电子网站大全 首页 死刑犯的逃生 澳门电子网站大全

死刑犯的逃生 澳门电子网站大全

死刑犯的逃生

种豆得豆种瓜得瓜

富裕的修行者

古印度中部,在恒河流域有一般遮罗国,国王名叫胜军王。国内有一个宽广的丘陵—
蓝婆,那里潜伏一群夜叉罗刹,爱吃人类的生肉生血。因此,平时不但无人敢去那个丘陵,甚至一听到丘陵的名字,就令人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。总之,大家都把那里看成世界的地狱。

和默国,是个野蛮又落後的地方,尚未奉行释尊的教化,只知遵从奇异的邪法。每当举行祭祀时,他们就大肆杀生,国内的动物成了祭典的牺牲品。

有一年,释尊住在王舍城时,有一位富裕的修行者—达腻伽,他原出身砖瓦匠的家庭,经常劝募信徒乐捐,旨在为自已建造美仑美奂的增房。墙壁绘上各式各样的图形,床上擦抹著香水,闪耀著粉红色的光辉,而且常常供应各种饮食。

有一次,国内正要处决一个重刑犯,胜军王吩咐典狱说∶

有一次,国王的母亲病重,国王召集国内名医来诊治、把脉。服药、聚集巫婆到处祈愿。劳师动众,拖了好几年。病悯依然没有转机。有一天,国王招待二百位婆罗门,供在山珍海味,席间对他们说∶

有一天,一位年老修行者来访问达腻伽∶

「那个犯人的罪孽深重,就送他到人人害怕的
蓝婆丘陵,让他给罗刹生吃活吞吧!」

「我的母亲长年患疾,虽然想尽办法替她医治,但到目前为止,仍然没有起色。想诸位都是饱学之士,智慧卓越,通达事理,也知晓宇宙景象。到底是什麽原因呢?底该如何才能医好呢?希望诸位能详细解释。」

「请问长老今年几岁?」

典狱立刻传来犯人,转告国王的命令。犯人听後,恐惧万分,如果被送往那个丘陵,必会被恶鬼的利牙锐爪咬死。他寻思著如何能逃离此难?忽然,他心生一计,赶紧剃了头发披上袈裟充当和尚,想以佛门弟子的形象,好摆脱罗刹鬼的劫难。

一群婆罗门故弄玄虚地禀告国王∶

达腻伽据实回答,不料,老修行者说∶

典狱依照国王的命令,把犯人全身绑得紧紧,派人送到
蓝婆丘陵去,衙门的人把犯人丢在那里,就自行回来。不久,太阳西下,阴森惨淡的气氛,笼罩著整个大丘陵,听不见一丝人语,夜逐渐来临,风吹草木,发出怪声,和著各种野兽的叫声,四周更增添一份诡谲的气息。那个全身被捆得无法动弹的犯人,在这凄厉的深夜里,百般无奈地,带著半绝望的心情,在地上闷坐不响。

「我们详察宇宙变化的道理,发觉是星座混乱,阴阳不调和。这种怪异现像是前所未有的,就是这原因,致使皇太后的重病没有起色。」

「你比我年轻,我是你的上座,希望你将这栋僧房让给我住。」

一群罗刹闻到人类的味道,在母罗刹-刀剑眼的率领下,立刻出现在丘陵中。它们并不注意周围的情况,只是确认有人在这里。很快的,他们发现了人类,小心的望著这个犯人,突然觉得一阵心惊。因为它发觉这个犯人虽然被困得很紧,却剃了头,肩上还披著一件红色袈裟。母罗刹立刻朝犯人的方向走去。来到身旁。右绕三次,表示深切的敬意,一面合掌礼赞∶

澳门电子网站大全,「那麽,应该怎样才能纠正星座,调整阴阳,医好母后的重病呢?」

虽是自己特地建造的僧房,但一句话也没说,就很乾脆转让给老修行者了。接著,达腻伽又向信徒募捐建造另一座僧房。这栋僧房也跟上次一样,又让给上座住了。接著,虽曾再建第三栋僧房,也都转让给老修行者了。他不禁暗自寻思∶「我纵然费尽心机,建造舒适的僧房,难道自己无福享用,我到处挑选上好木材,请来优秀工匠,好不容易才建造那栋僧房,不怕风雨、寒璁,原以为可以安心居住,不料,却好像猫捉老鼠一样,我一造好僧舍,别人突然现身来抢走,这样下去,我永远不能享有可避风雨的房舍了。但也不能不建啊!幸好我自己懂得烧瓦,就到仙人居住的岩屋旁,在黑石上建造一座瓦屋。」

「师父呵!你放心吧!我们不会害你。现在看到你剃了发,瞧你的打扮,必是可敬的佛。」

「大王,这就要遵照婆罗门的方法来办理了。首先得在郊外找块乾净的土地,群山围绕,面向日月星座建造一座祭坛,杀一百苹不同的畜牲,和一个小孩来祭天,大王和皇太后都要亲临祭拜,皇太后的更病才能痊愈。」

他一想到此,即刻前往目的地,在一个黑石头上,堆土建房子。墙壁刻画各种图案,设门建窗,除了门扇、钥匙,和衣挂用具以外,其他全用泥土打造,不久也建好一栋漂亮的房子。那栋瓦房好像优昙华一样,呈现血红的色彩。

这时,罗刹的孩子却要求母亲∶

国王果然依照婆罗门所说,立刻找来小孩及象、牛、马和羊等百苹畜牲,浩浩荡荡,从东门城赶到祭坛,准备杀死它们来祭天。那群被赶到屠宰场的畜牲,伤心刺耳的哀号声,震动四周,加上送行者的呜咽悲泣,此情此景,几乎远地狱里也难得一见。

有一天,雨过天晴,释尊在耆暗暗崛山旁,一边漫步、一面诵经。虽然释尊无事不知,但他指著达腻伽那栋红光闪耀的瓦房,回顾一群修行者说∶

「妈妈,我们的肚子饿极了,让我们把他吃掉好吗?请帮我们解决饥饿的痛苦啊!」

释尊洞悉此事,为了救一个人,竟牺牲这麽多无辜的生命,国王的愚蠢、顽固与残暴,殊堪怜悯。於是,释尊率领一群弟子匆匆赶来了。当佛抵达东门城时,正好碰见婆罗门和国王一行人。

「山上那个像昙花般红亮的东西是什麽?」

母罗刹正色道∶「你们不可胡说。那个披著袈裟的人,乃是觉悟。世间苦恼的圣者。你们对这难得一见的圣人,不能稍为有杀害之心,否则,来世必会堕入无间的地狱里。你们别在圣人面前再提这些事。」

国王乍见佛陀的光明与庄严法相,似乎非常感动。跟随在国王後面那些垂头丧气的人们,目见佛陀的出现,无形中升起恭敬心,并且觉得「救星驾到」。国王下车,取下头盖,合掌长跪(印度的一种坐法,让双膝著地,上半身直立)望著佛。]

「世尊,那是达腻伽修行者住的僧房。」修行者回答。然後向佛禀告一切有关瓦房建筑的经过详情。佛听了回顾阿难说∶

孩子们听到母罗刹的话,恶心顿然消失,也依照母亲的做法,在犯人前右侧绕行三次,一面恭敬地合掌礼拜,一面忏悔著∶

佛陀问国王∶

「阿难,快将我的袈裟拿来。」

「我们诚心诚意地忏悔,请您宽恕我们。

「大王,你们想上那儿去呢?」

佛披上阿难呈上的袈裟,威仪庄严,率领一群修行者,走向达腻伽的瓦房。当佛一站在瓦房门前时,入口的扇门自然打开。佛从狭窄的门口进去,一面指责室内美丽的图案,一面对修行者们说∶

纵然我们犯了身、语、意三恶业,

「家母长年患病,曾看过无数名医,也向诸神祈愿,竭尽一切所能,仍然无效,後来好不容易得如其中的原因。为了拯救家母一命,我们准备向四山五狱祈祷,答谢星座,乞求让人母延年益寿,早日康复。」

「诸位,远腻伽虽然出了家,但仍沿用昔日学来的世俗技巧,建造了这栋美好的房舍。为了建造这栋瓦房,不知烧毁了多少土里生物?不论建造多麽美仑美奂,瓦房也照样会受寒璁的侵扰,身体眼睛都会受伤的。诸位不妨合力推毁这栋瓦房吧!你们以後不能建造这房舍。」

也不冒然伤害您的身体。著袈裟的圣人呵!但请放心。」

佛陀一听国王的答覆,十分同情国王的无知。

一群修行者果然依照佛的吩咐,很快推倒了那座瓦房。然後,返回耆暗崛山。

这群以母罗刹为首的恶鬼,离去後,又有一群罗刹率领一族五百名恶鬼,闲到人味,匆匆赶来。头目看见全身被捆得不能动弹,剃了头,披著红袈裟的犯人,也到他身边绕行三次,合掌作十,衷心称赞道∶

「大王,若想谷物丰收,就得培植耕作。若要成巨富,就得广行布施。若想延年益寿,就要大发慈悲行。若想有智慧,则需研究学问。只要做这四项事情,就算播种得报,坏事绝不会得到善报。在富贵之家,不必吃贫贱的食物。诸天住在七宝的宫殿里,丰衣足食,何必丢弃甘露般的山珍海味,跑来食用你们供奉的粗糙饮食呢?你们虽然诚心要祭天,殊不知远样舍本逐末妄杀人畜,只为使一个人得到安康,如此怎能得到善报呢?若想延寿百岁,与其屠杀牲畜,来祭拜天上诸神,远不如做一件善事来得好。」

达腻伽托钵回来一看,辛苦建造的瓦房怎会被毁得乱七八糟呢?

「请您不要害怕,你身上的衣服,

释尊说完话,立即大放光明,普照天地,连地狱的鬼卒也皆大欢喜。国王和身边的人,听闻如此宝贵的教理,无不同声赞美。患病的皇太后听了教理,突然身心舒畅,大病痊愈。那群提出残酷建议的二百位婆罗门,也都忏悔认错,皈依佛陀成为佛门弟子。

「谁毁了我的瓦房?」

乃是尊贵的佛衣,我们会恭敬地供养您。」

他看到倒塌下来的残瓦,心里怀疑。此时,旁边一位修行者对达腻伽说∶

这群小罗刹要求头目∶

「实在可敬可叹也是荣幸之至!因为释尊能够专程来访,进入房里。佛知晓时机,才会毁坏这栋房子。」

「我们又饥又饿,很想吃人的血肉。请让我们分吃他那温暖的血肉,增加我们我们的气力吧!」

达腻伽听了大喜,连续七天,忘记自己的饥渴。七天後,他又忙著筹划僧房的建筑。他有一位多年的朋友—耶输陀,位居瓶沙王的建设部长。远腻伽为了获取木材,乃披衣托钵,走访耶输陀的官邸。耶输陀要求∶

头目严厉地训诫它们∶「你们好好听著∶凡人和天子津津乐道的,是出家求道的人,他们都很尊敬出家人。因为供养剃发披袈裟的修道者,才能获得无限的安乐。既使短暂也一样,切勿对圣人起恶心。」

「我要建造房舍,找不到木材,你能不能捐助些木材呢?」

小罗刹听到这样严厉的告诫,始知圣人的可敬可佩,就虔诚地礼拜犯人,并祈求来世的幸福∶

耶输陀颇为同情地回答∶

「我们现在向您礼拜,请您让我们来世能幸运地遇见世尊,请您鼓舞我们,以便加强我们的信心。」

「不巧得很,正好我自已也需要用木材,而国王的木材也用完了,下次有木材时再为你送去,希望你不要急。」

大家都害怕有现世地狱之称的丘陵,因为那儿住著一群罗刹鬼,谁知它们看到剃了头发,披袈裟现出僧相的人,就把原先的恶心打消,反而衷心的礼赞起来。那群罗刹鬼围绕在犯人身边,突然都涌起慈悲心,将犯人身上的绳索解开,并且忏悔自已的恶业,同时安慰犯人,而後匆匆离去。

「你怎能这麽说呢?国王的木材用得完吗?」

那个曾经预料会遭到罗刹来袭,觉得必难逃一死的犯人,对於此事深感惊讶,一到天亮,他匆匆前往国王的宫殿,把昨夜所遇到的怪事,详尽叙述。国王本想把他当做罗刹的饵食,现在听到他的话,也非常惊讶。国王立刻贴出公告,并颁布於全国各地∶

「是不是实情,自己何不去看看?」

「从今以後,凡我国内的居民,不但对待佛门弟子,纵使有些没有戒行的,只要他身披袈裟,剃了头发,均不得伤害或妨碍他们的修行,否则以死罪论斩。」

达腻伽匆匆到国王的木材仓库一瞧,发现有五根巨木。他不说一声,就自己搬走两根,以便搭建自己的房子。

那个原本要被处死的犯人,得到赦免後,欣然回去。这全是因为他披上佛门子弟的衣著,仅凭一点儿善行和功德,就得到如此赏厚,也是出家的功德。由於这件事情的影响,使全国百姓赞扬国王的盛德。

第五天,国王亲自到宝藏室厩舍,仓库去查验金银、象马、和武器等,这是王家的例行检查。结果发现失去了两根巨木,立刻把耶输陀叫来盘问。耶输陀实在不知情。

「你把国家的木材烧掉,还是供应敌国呢?」

国王大怒之下,下令把耶输陀关进监牢里。

耶输陀独自寻思,这一定是前天来向我要木材的达腻伽干的好事。他立刻修书向达腻伽打听,结果,对方回答说是自己的职责。耶输陀又写信问他,国王因为失去了巨木,才迫使自己犯罪坐牢,现在希望恢复自由,盼他能证明自已的清白,以便早日出狱。不久,达腻伽表示∶

「你放心,我会去向国王禀告一切。」

耶输陀将此事转告国王了,国王派人把达腻伽叫来,达腻伽匆匆赶到王宫里。

其实,达腻伽是一位举止端庄,气质高雅的长老。国王一见,立刻心生敬佩。

「达腻伽圣者,您把仓库里的二根巨木拿走了吗?」

「是的,我拿走了。」

「圣者,你是出家人,为何拿走别人的东西呢?」

「大王,那是我的东西,绝不是别人的东西。」

「谁给你的?」

「大王给我的呀!」

「我登基以来,日理万务,今天才初次看到你,你为什麽说我给你的呢?」

「大王,您当初即位时,曾经怎麽说的?当时,召见群臣,聚集所有河、泉的水,举行就职灌顶典礼时,亲口宣称∶我现在即任国王,愿将全国所有水草、树木、施予各地僧众和波罗门。那时大王就算给了我,所以,我绝不曾拿走别人的东西。」

「圣者,你可别误解我的意思。我只说施予没有原主的东西,而不会施予有原主的东西。」

「大王,那我们该怎麽办才好呢?刚才撒谎,现在要定我们的罪。我们该怎麽办才好呢?」

国王被他一说,也就不再问他的罪,反而立刻把耶输陀放出来。

全国波罗门,和信奉佛法的人,听到此事後,无不称赞他说∶

「达腻伽圣者,你蒙混国王,不但免了自身的罪,也把耶输陀从牢里放出来,手腕果然高明。」

然而,不信佛法的人,全都皱著眉,私下表示∶

「花言巧语,欺骗国王,所有的戒都犯了。这样也能称修行者吗?说不定会将藏在我们家里的木材拿走。然後说∶那是国王给我的东西。他是修习佛法的人吗?」

修行者向佛谈及此事的始末。佛立刻把达腻伽找来问∶

「达腻伽,你真把国王库存的木材搬走了吗?」

「不错,我搬走了。」

「你是出家人,为何一声不响把别人的东西拿走呢?」

「世尊,国王事实上已答应给我,否则我绝不会拿走别人的东西。」

「国王怎样给你呢?」

「世尊,国王即位有宣称∶凡是全国所有水草、树木,都施予僧众和婆罗门。这等於说所有木材全部给了我。」

「国王指的,乃是没有原主的水草树木。怎能说物有原主的东西给别人呢?你拿走的木材,都有固定的原主,难道国王说要给你吗?你不是常听我说,不该拿别人的东西吗?你为何不听我的告诫,而妄拿别人的东西呢?」

佛把达腻伽痛斥一顿。

「达腻伽不仅今生如此,从前世起就犯这种罪了。」

佛又开始叙说从前了。

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。当时,遍地烽火,整俩世界毁灭之际,活在地上的人们,都等待第二禅天--天空中的色界来临--投胎转世到光音天的世界。一会儿,光音天里出现金色云彩,倾盆大雨,才熄灭了烽火,世界的形态复现时。投胎到光音天的凡尘人士,才降到新世界上。不料,新世界又洪水泛滥,迫使他们不得不返回昔日光音天。结果几次在空中来回奔波。他们觉得这样很辛苦,身体发光,相互映照,不需要阳光。他们也不需要昼夜、春夏秋冬等四季,以及年月日。不久,洪水消失,大地复苏,地面开始有食物,色香味美,不亚於天上的山珍海味。此时,有一个轻瘦贪欲的汉子,发现了这种情景,念念不忘大地生产的好食物。於是,一传十、十传百,其他人也尝到地面的香味,而开始执著不舍。以前,只靠瞑想为生的人,不久也尝到大地上色香味美的食物了。曾几何时,轻瘦的身体加重了,失去神通力和光线的世界,也出现太阳和月亮,世间有了昼夜,与四季时节。不久,大家懂得岁月了。以往众生是不分男女,自从尝了大地的食物,就产生了男女之别。如果吃得太多,会变得十分丑陋;食量较少的人,身材则很均匀。後为常然瞧不起前者,结果,大地的食物消失,地肤味取而代之。地面生长的食物,像甘露般色香美味,而地肤味的味道差多了,仅有纯蜜乏味。於是,大家很惊讶地面的食物,何以突然消失?可惜,谁也不知道此罪起於世人的高傲。所以,迫使大家只好以新出的劣物为食品。结果跟以前一样,凡是食量大的人,体形丑陋;食少的人,身材均匀,身材均匀的人,轻视体形丑陋的人。不久,地肤味消失,地脂味取而代之。虽然,地肤味像纯蜜,地脂味的品质却差多了,反而如石蜜的味道。结果跟前者一样,多吃与少吃之间,会产生美丑的差别。因此,不久地脂味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自然生长的粳米。

不论采用多少,粳米照样不增不减。早晨吃掉多少,傍晚一到又长回原样。但是,他们却很伤心地脂味的消失。不论怎样悲伤,世人依然不觉悟地脂味消失的原因,乃是因为轻视和侮辱别人等罪障引起的。待他们食用粳米时,男女的形态差别,会愈来愈明显,而且起了爱欲心,彼此相恋深刻,以至结成夫妻,一块儿生活。别人看了大怒、谩骂、挨打∶

「为什麽世间会有这种非法行为呢?这种交往不是天上的法。今後一定要有较好的来往。」

那些结成夫妻而从事非法的人们,饱受指责,羞愧之下,只有离群索居了。这样才有家庭的出现,他们夫妻间存在所谓非法行为。那时候,世人每天早晨只采用当天要吃的粳米,但是,有人却这样想∶「每天觅食很烦人,乾脆把明天吃的份也拿回来放著。」一人这样做,别人也模仿,不仅采到明天的食米,甚至搬回十天、二十天、一个月、二个月後的粮食,储存愈来愈多,欲望心也增加了。结果,粳米消失,地上才长出慷米来,这种米在早晨取到手後,到了黄昏就不能恢复原状了。於是,大家聚集一块儿商量∶

「从前,我们在空中飞行,只靠瞑想,就能生活得很安乐。然後才靠地面生长的食物过活,由於心生傲慢,才使地面的食物消失,地肤味取而代之,不久又消失了,才出现地脂味,以至今天吃糠米。这样吃下去,迟早会有问题。所以,今天应该限制,公平分配田地,目的在防止占有与贪欲心。」

於是,大家分割田地,导致私有制度的产生。此时,有人心想∶

「只采自己田里的米,很快会采光。从别人田里拿些过来,只有自家有剩米才好。」

这个人果然想到做到。不料,别人看到这个汉子不声不向,到别人的田地里取米,就指责他∶

「你为何去拿别人的米呢?以後不能这样。」

可是,不论别人怎麽说,他仍是我行我素,坦然再拿。别人再三指责,他也无意改正自己的行为,於是,大家警告他∶

「下次如果再拿别人的米,就要处罚你了。」

他仍然没有悔改。大家就把他抓来,用鞭杖猛打一顿,好让他清醒。他被人打了一顿,大声叫嚷∶

「用杖打人的恶法,为什麽出现在人间呢?」

打他的人把竹杖投地,也大声叫嚷∶

「不声不响拿别人东西的恶行,怎麽出现在人间呢?他不但不以为羞耻,反而妄言自已的主张。这种恶行怎麽出现在人间呢?」

於是,地上产生三种恶法了,那就是盗取、撒谎、以杖打人。

当时不声不响拿走别人东西的汉子,即是现在达腻伽的前身。他从前在人间世界从事盗窃行为,现在也在佛的教园里,重操旧业,前後作法相同。一群修行者听到佛说完达腻伽盗窃的因缘,又问佛∶

「世尊,为什麽达腻伽是佛的弟子,披著袈裟,向瓶沙王吹毛求疵,而又被恕了罪呢?」

「诸位修行者,这个达腻伽不但今生如此,他前生也披著袈裟,被免了罪。」

佛继续谈到以下的故事。

从前,某处海岸生长一株
婆梨树。树顶上有一苹金翅鸟。金翅鸟是翅膀颇长的巨鸟。这苹鸟经常以龙为食物。当它吃龙的时侯,先展开双翅,把海水向两边拨开。这样一来,海底下的龙一出来,就抓来吞吃。但是,龙也有一套抵抗秘诀。当金翅鸟攻来时,它会把袈裟挂在龙宫的大门上。金翅鸟看见袈裟,就涌起一股恭敬心,而无法去抓龙。有一天,
婆梨树顶的金翅鸟,展开翅膀到海上找龙吃。龙十分恐慌,无暇把袈裟挂在宫门上,就匆匆把袈裟往自己头上一套,逃到陆地上来。此时,能化身成人了。金翅鸟也朝著他追去。它一面追赶,一面破口大骂∶

「还不快把袈裟拿下来。」

其实,龙死也不肯拿下,反而拚命抓住袈裟逃走,海上有一个小岛,岛上长满奇花异草,和丰硕的果实,而且住有一位仙人。龙登上这座岛,匆匆逃到仙人家去。金翅鸟不敢进去,因为仙人德高往重,它只好作偈询问∶

「刚才这条恶龙,化样成人,

为了逃脱死亡,藏隐在里面,

我敬佩人仙威德,忍住饥饿,

即使丧了命,也不敢进去吃龙。」

仙人也作偈回答∶

「你要活命,也得吃天上的美食;

忍著饥饿不吃龙,系因诚心敬佩我。」

金翅鸟感於仙人的德高望重,就把饥饿放在一边。仙人同时告诫金翅鸟∶「你从前犯戒,才转变鸟身,现若再常常杀生,将来会下地狱。」

仙人为它们详细解说十恶,和四恶趣的内涵,龙与金翅鸟惭愧不已。仙人为了不让他们将来彼此埋怨,又殷勤告诫。它们果然忘却埋怨,各自回去。

当时的仙人,是佛的前身。金翅鸟是现在的实比瓶沙,那条龙是达腻伽的前身。达腻伽获得袈裟之助,不仅现在如此,从前也一样。

释尊又谈及另一段往事。

从前,某地有一位怠惰的猎师,嗜酒如命。家庭贫困子女众多,孩子经常三餐不继。有一次,妻子看不过去,就对丈夫说∶

「家境这样贫苦,既没东西可吃,也没衣服可穿,你为什麽不出去干活养家呢?」

标签:, , , 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